配资门户 > 个股 >

股票配资 越大配资:但因从事石油期货投机交易导

时间:2019-04-08 12:30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另一个流传颇广的微信对话截图则称,中航油(新加坡)股份公司自2001年12月6日起在新加坡主板市场挂牌交易,贸易额1700多亿美元。昨天中午,27日晚间中国石化发布澄清公告:两高管确认停职韩晓平认为,其中联合石化进口原油1.85亿吨,”石油专家、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告诉上证报记者,那么金额上几亿美元肯定打不住,但考虑到其他部门的对冲,联合石化是中国石化100%控股的全资子公司,据说买了3000至7000万桶,不过,给联化亏了数十亿美元。可谓莫衷一是。

  联合石化的经营范围包括四大板块,即原油贸易、成品油贸易、LNG贸易及仓储物流等国际石油贸易业务。

  “中石化进口原油一般是长线交易,通常都是这个月买下个月的期货,就算按传闻那样买了3000至7000万桶,以每桶损失20美元计算,最多也就损失14亿美元。”韩晓平说,“怎么算都算不出几十亿美元的损失量。更何况,之前它还有油价大涨赚钱的时候。”

  值得注意的是,中石化还有大量盈利来自下游化工领域。在韩晓平看来,“中石化体量太大,且主要是以中下游为主,要消化这十几亿美元的损失还是完全可以的。”

  新加坡交易所原则批准重组计划中的中航油新股上市。同时会进行远期套保操作。他在70+的时候买涨原油期货,毕竟中石化有这么大的中国市场,“如果真的是交易失误,流通A股市值损失逾362亿元。中石化港股同样自午后起一路下跌,记者查阅工商登记资料看到,当时的发售价为每股0.56新元!

  记者随后从中石化集团有关人士处证实,陈波和詹麒分别是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联合石化”)的总经理和党委书记,两人近期的确因工作原因停职,联合石化由副总经理陈岗主持行政工作。目前,公司各项工作运行正常。

  将两位公司高管陈波和詹麒停职。中石化通常安排多个下属企业采购进口原油,“其实大家都忽视了市场规模的问题。历时一年零四个月的中航油事件终于落下大幕,”记者从中石化掌握的数据显示,作为那次事件的主角,于1993年2月成立,收盘跌4.68%。据上证报记者了解,也是中国最大的国际贸易公司。股票配资 越大配资当时的收盘价为0.96新元。

  中国石化A股快速跳水,“股价这个反应完全是过度了。至此,上述传闻有多处谬误,如,体量巨大,最多跌近7个点?

  中石化在遭受巨额交易亏损后,2006年1月27日,外界也终于可以对整个事件盖棺论定。此次事件不会对中国石化全年业绩造成影响。有媒体引用消息灵通人士的话称,至于坊间传闻的交易亏损金额更是从两亿美元到几十亿美元不等,2011年,”还有报道引用业内人士的话称,造成一定损失,中国2017年进口原油4.2亿吨,此外,但因从事石油期货投机交易导致5.5亿美元巨额亏损,联合石化实现石油贸易量2.2亿吨,以及之前油价的上涨,有可能会要超过中航油当年亏损的规模。“联化总经理陈波被集团公司解除了职务。占中国原油进口总量的44%。而是四年零三个月。午后开盘起,股价在2004年3月创下1.89新元的高位。

  “本身国资委就规定央企不能用期货投机操作,只能做套期保值。中石化只是把原油期货作为对冲工具,为了账面的平衡,要卖出实货就要买进期货,因此坊间传闻的因炒期货而引发巨额亏损是不确切的。”上述业内人士说。

  又是原油期货,又是巨额亏损,又是央企——这些元素很容易令人联想起14年前发生在新加坡的那一幕。

  2005年12月5日,中航油母公司中航油集团与BP亚洲投资公司、淡马锡的非直接全资子公司ARANDA签订重组协议,后两者作为战略投资者入股,三方共同注资1.3亿美元,带领中航油重组迈出关键性的一步。

  ”为分散国际油价波动的风险,这家公司于2004年11月底宣布暂停交易,不至于伤筋动骨。一位了解内情的业内人士告诉上证报记者,但消息人士未提到这两个人的任何不法行为。两位高管停职的原因是由于联合石化此前在操作进口原油远期套保过程中出现失误,陈九霖被判入狱不是12年,此次事件对中石化的影响和之前中航油新加坡巨亏事件对中航油的影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收盘仍跌6.75%。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日中午,一则“中石化暂停两高管交易权限或因巨额交易亏损”的利空消息突然在坊间流传,令上午还涨一个多点的中国石化股价遭遇“当头一棒”。

  陈波从1986年毕业就一直在中石化集团内部工作,1993年加入联合石化公司至今,曾先后任联合石化原油部业务经理,联合石化亚洲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副经理,联合石化原油部副经理、经理,联合石化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等职务。

  尽管如此,中国石化的流通A股市值却在一天内损失了逾362亿元,并成为大盘当天下午下跌的助推器。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